清水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秦皇岛港煤炭堆积如山贸易商只赚吆喝不赚钱-【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3:23:42 阅读: 来源:清水离心泵厂家

秦皇岛港煤炭堆积如山 贸易商“只赚吆喝不赚钱”

截至6月24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量高达908万吨,虽然环比上周有些许下降,但仍居高位。相应地,煤价没有止跌的迹象,截至6月25日,秦皇岛5500大卡的山西优混煤价已从去年850元/吨高位跌至目前的720元/吨,下降了15%。

在全国最大的煤炭港口——秦皇岛港码头,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煤炭了。

由于下游需求低迷,秦皇岛港的煤炭已是堆积如山。截至6月24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量高达908万吨,虽然环比上周有些许下降,但仍居高位。相应地,煤价没有止跌的迹象,截至6月25日,秦皇岛5500大卡的山西优混煤价已从去年850元/吨高位跌至目前的720元/吨,下降了15%。

“煤炭市场好的时候,最高峰时,港口有100多条船等着装煤,但是现在只有几条船在装货,没人要货了。”当地煤炭贸易商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现在基本没什么生意。”在秦皇岛煤炭贸易商刘剑锋(化名)的记忆中,在迎夏之际煤炭生意异常惨淡是多年来没有过的。

由一船赚上百万到赚几万

这原本是做煤炭生意最好的季节。

“每年这个时候,煤炭价格都是看涨的。以前,我们每个月都可以走20万~30万吨货,现在有3万~5万吨就不错了,而且实际成交价格都比港口参考价要低20~30元。”刘剑锋的办公室很小,位于临近秦皇岛开发区的一处住宅楼里。虽然公司规模不大,但有的员工在煤炭贸易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最少也有五六年的从业经历。

在秦皇岛,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汇聚于此,操着不同的口音,谈着煤炭生意。有人与煤炭企业有很硬的关系,也有人在电厂、水泥厂等方面有深厚的资源。

“去一个比较好的餐馆,经常就可以听到邻桌的人在谈煤炭生意。在秦皇岛,经常会听到许多看上去不起眼的人,拿着电话跟对方说,我的什么亲戚在北京什么部门,总之秦皇岛煤炭行业‘水很深’。”这家贸易公司一位老员工很淡定地说。

如果上下游资源都有,对于贸易商而言,这是一个很容易赚钱的行当。“不经过中间环节的煤炭比较少,除非是大型电力企业和大型煤炭企业之间签订的计划煤合同,许多市场煤都要经过贸易商环节。”刘剑锋说。

除了2008年,过去几年,由于煤炭长期供不应求,价格一再攀升。

过去10年,被称为煤炭行业的黄金10年,也是煤炭贸易商的黄金10年。煤炭价格每吨从100多元涨到现在的700~800元,消费量也从14亿吨涨到接近36亿吨。

国家将煤炭分为计划煤和市场煤。以目前的市场煤与计划煤为例,去年年底将计划煤价格定为530多元/吨,市场煤价格今年虽然下跌,但依然高达700多元/吨。

计划煤与市场煤的巨大价差,为贸易商的生存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在秦皇岛装一船煤,5万吨的船,可以净赚三四十万元。秦皇岛这边还好一些,如果在天津港,那边贸易商加价很厉害,同样一船货,可以赚二三百万元。”上述贸易公司老员工说。

不过现在,贸易商的黄金时代暂时结束了。“现在只要有钱赚就走货,哪怕一吨赚一块钱也做。”

不“点菜单”

刘剑锋新接的这个10万吨货在秦皇岛港已经堆了一个多月了。正常情况下,煤炭进入秦皇岛很快就会被装船拖走。

“煤炭在港口堆的时间,一般10天内都是免费的,超过10天就要收堆存费。所以,大家现在受到的冲击不仅是煤炭价格下跌,还得给港口交堆存费。每天每吨要给港口几毛钱,多放一天就多交一天钱。”刘剑锋说。

而在煤炭黄金时期,前往秦皇岛港等待装煤的船络绎不绝,最高峰的时候有100多条船同时在等着装,但是刘剑锋公司的员工几天前去港口与码头的人交流发现,现在只有几条船在装货。

不仅是秦皇岛港煤满为患,其他港口同样如此。截至6月24日,环渤煤炭库存量依然高达2114.4万吨,处于历史高位。

“因为港口货出不去,所以现在都不‘点菜单’了。”刘剑锋说。所谓“点菜单”是指港口工作人员要的“小费”,在市场好的时候,煤炭企业或贸易商争先恐后将煤炭运往秦皇岛港,为了尽快进入港口卸货,煤炭企业或贸易商就会给港口工作人员1万~2万元的“点菜单”费用,否则就会被拖延很久。

对于港口库存持续创新高,秦皇岛港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主要是下游需求不行,要货的太少了。

港口不“点菜单”,意味着煤炭就运不进去。2004年以来,全国铁路煤炭运量从11.7亿吨增加到去年的23亿吨,年均增长13.5%,比铁路货运量年均增幅高5.2个百分点。今年1至5月,全国铁路煤炭运量为9.9亿吨,同比增长6.2%,但全路电煤运输需求普遍下滑,5月日均请车量比4月减少近6000车。

中电联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电厂火电发电量3015亿千瓦时,同比降低1.5%。1~5月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2097小时,比上年同期降低73小时。

在此境况下,远在河南的煤炭贸易商张大国也未能幸免。他告诉本报,“现在每天主要是跟朋友喝酒,靠以前的老客户维持下生意,河南当地许多洗煤厂都开工率不足,煤炭企业从4月份甚至开始降薪了。”

“在这场煤炭市场汹涌澎湃的全方位价格下滑的过程中,煤炭价格下滑还远远没有见底,还有可能进一步疾速下滑。”煤炭行业专家李朝林告诉本报,“煤炭贸易利润微薄,在目前严峻的煤炭市场面前,风险太大,因此不要轻易出手,否则,有可能丢盔卸甲,亏损严重,甚至一蹶不振,没有回天之术,永远被弹出煤炭贸易的市场。”

PTFE喷涂

沙盘模型公司

紧固件CE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