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清水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现实捆绑的低生育率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3:26 阅读: 来源:清水离心泵厂家

被现实捆绑的低生育率

1100万可申请单独二孩夫妇仅27万申请   “杯水车薪,无济于事!”7月18日,复旦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人口学者王丰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

“大势已去,回天乏力!”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研究所人口学者王广州7月14日在其微博上如此评论。  让一南一北两位人口学者发出感慨的是7月10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闻发布会。会上公布,截止到2014年5月31日,全国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妇共有27.16万对,已批准的有24.13万对。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全国符合单独二孩政策的育龄夫妇总数在1100多万对,并且还在持续增加。提出再生育申请的单独夫妻仅占总数的2.5%,这是一个让许多人大跌眼镜的数据。  中国人口学会政策委员会委员陆杰华评价说,从现在来看,即便是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中国人口总和生育率(分年龄妇女生育率之和) 超低的态势也无法改变了。  弹不起来  从今年初开始,全国除西藏和新疆之外的29个省(直辖市、自治区)陆续开始启动单独二孩政策。各方都在密切关注全国1100多万对单独夫妻的反应——这将是下一步生育政策调整的重要依据。  令各级计生部门感到意外的是,前来申请准生证的单独夫妻并不像预想的那么多。据浙江省卫计委副主任王国敬介绍,浙江省原来预计今年因为单独二孩政策要多出生8万人,实际上上半年再生育申请仅有4.73万例,年底前出生人数预计仅为2万左右。  上半年全国27万的申请数让此前关于放开单独二孩会引起人口出生堆积的担忧显得多余。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口学者分析,目前的数字的确跟上半年全国各省分步实施单独二孩政策有关,有些人口大省实施得比较晚。比如山东省到5月30日才正式实施该政策。  “即使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今年全年的申报数量估计会在60万到80万,绝对不会超过100万,这跟之前卫计委和某些专家估算的相差太大。”这位学者说。  上述学者介绍,此前官方比较接受的单独二孩政策年增出生人口超过300万,而一些内部座谈会上提出的增长数字更加离谱。这也是导致单独二孩政策出台艰难,并且各省采取了分步实施的重要原因之一。  “27万这个数据可以说让所有人都吃惊,包括持各种态度的人口学者,包括主管部门。过去政策变化最大的担心就是会引起出生率比较大的反弹,现在看来是弹不起来了。”王丰说。  偏差缘何?  中国的单独二孩政策从酝酿时就存在激烈的争议。官方态度的基调是谨慎微调,主要是担心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生育势能,在适当放宽生育政策后释放,会在政策调整后的2~3年内产生出生堆积现象。  许多学者不赞成这种过于保守谨慎的态度。他们认为,考虑到中国目前超低的生育率,放开单独二孩所增加的出生人口数量有限,年增加人口可能只有一两百万,对于中国人口结构的影响微乎其微。  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从上半年的申请情况看,可以说单独二孩政策起步良好,进展顺利,不会出现婴儿潮。  “对这个情况,我们要追问,为什么这样一个重大的公共政策制定,会出现这么大的偏差?为什么屡次打靶打错?根源到底在哪里?谁该对此负责任?”王丰说。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在中国人口领域,对于一些关键的数据和预判,存在巨大的分歧。比如最基本的总和出生率,就有着从1.6到1.2等多个不同版本。   王广州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提出,数据差异大的原因之一是国家花费巨资进行的人口普查数据被人为控制,人口学者只能得到非常有限的数据,这导致研究极大受限。  而王丰认为,出现数据极大偏差的原因之一是行政干预,以及某些学者为了迎合官员而特地提供了其想看的结果。  “全面二孩”不乐观  正是因为担心生育反弹,中国的生育政策调整走了一条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逐步微调的路子。单独二孩的超低申请率很自然地提出一个问题:全面二孩还有多远?  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曾表示,全面二孩目前条件尚不成熟。他认为,全面二孩将会导致出生人口大幅波动,妇女总和生育率短期内反弹到更替水平以上,出现比较严重的出生堆积。  杨文庄在7月10日的发布会上说,现在有一个孩子的家庭,全国测算有1.5亿左右。如果按照生育意愿调查的情况看,有近80%或者70%的家庭有生育意愿,那么我们就有将近9000万的家庭准备再生育孩子。  这样看的话,如果现在普遍实施二孩政策就会使我们国家的生育水平有一个很大的反弹,对于经济社会的发展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多位人口学者认为这种对生育数量的预判过于简单化,可能跟事实相差甚远。首先要分析独生子女家庭的年龄结构,要分析1.5亿独生子女家庭中有多少母亲已经过了生育年龄,有多少刚刚生育了第一个孩子。其次要看到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之间的巨大落差。也就是说,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不能画等号。  社科院人口和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口学者郑真真长期研究生育意愿。她跟踪了五年的江苏省群众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研究显示,符合生育二孩政策的已婚育龄妇女理想子女数为1.69个,生育意愿为1.50个,实际生育子女数为1.09个,呈现逐级递减的态势。  在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调查表明,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之间的落差很大。日本国民的生育意愿多年稳定在2.3个,但实际生育子女数只有1.3个。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目前中国人口的总和生育率低至1.2左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户籍人口总和生育率更低至1以下,远远低于2.1的人口世代更替水平。  人口学者梁建章、黄文政近日撰文《极低二孩申请率表明放开生育刻不容缓》,提出要尽快放开生育限制。他们分析,除了低生育惯性以及节育和剖腹产对生育的抑制作用外,更令人担心的是生育旺盛期的女性数量急剧萎缩。  从2014至2024年这10年间,中国23至28岁的育龄高峰期的女性数量将从7387万降至4116万。因此,目前是缓解低生育危机的最后机会,应立刻放开生育并尽早鼓励生育。  王丰表示,单独二孩对于缓解中国人口的快速老龄化是“杯水车薪”,应该及早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人口公共政策制定要增加透明度,增加听证和辩论,增加对反面意见的认真考虑,避免家庭和个人继续做无谓的牺牲,避免对国家和民族造成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王丰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